夸父为何要逐日

  • 内容
  • 评论
  • 相关

“⼤荒之中,有⼭名⽈成都载天。有⼈珥两⻩蛇、把两⻩蛇,名⽈夸⽗。夸⽗不量⼒,欲追⽇景,逮之于禺⾕。”……“渴欲得饮,饮于河渭,河渭不
⾜,北饮⼤泽。未⾄,道渴⽽死。弃其杖,化为邓林。”
⸺《⼭海经·⼤荒北经/海外北经》
夸⽗逐⽇是华夏神话中⼀个极其知名的⽚段。任何对华夏神话有所了解的⼈,应该都听说过这个故事。
在多有散乱的华夏神话之中,夸⽗逐⽇极为难得的保留了完整性⸺⼈物、地点、事件、起因、经过、结果,⽆⼀遗漏。同时,这个追逐太阳的巨
⼈,在奔跑的途中疲惫、⼲渴、倒下、死亡、化作茂密的桃林的过程,也给读者带来⼀种莫名的震撼和感动。正是这两点,使得夸⽗逐⽇成为⼀条
经久不衰、反复传诵的神话。
但,夸⽗是什么⼈?为什么要追逐太阳?为什么⽢愿承受那难以想象的炙烤与⼲渴,却仍然渴望着拥抱那天空中光辉夺⽬的光体?为什么,⼜会在
死后化作⼀⽚桃林呢?为什么我们在阅读这个有些莫名其妙的故事的时候,会感到⼼中油然⽽⽣出的⼀丝震撼与感动呢?
就让我们从这位逐⽇者的身份开始讲起,将这段神话被隐藏的细节⼀⼀展露吧。
夸⽗,这个被评价为“不量⼒”的巨⼈,并⾮是⼭林中的野⼈。相反,他有着显赫⾼贵的⾎统⸺他的祖⺟,是⼀位令⼈敬畏、威⼒⽆穷的⼤⼥神:
后⼟。(《⼭海经·⼤荒北经》)
这位现在仍在道观中享⽤供奉的⼤⼥神,乃是⼤地的化身。⼤地承载、哺育万物,最终也将吞噬、埋葬万物。被埋葬的⽣命腐烂瓦解,归于泥⼟、
沉积于地下,便就来到了这⽚由后⼟⼤神所掌管的幽都。
幽,是漆⿊⽆光的意思。⼤地⺟神的领域,正如“坤”卦所表述的那样,是纯阴性的⸺寒冷、⿊暗、死寂。⽣者们畏惧这⾥,不敢直呼其名,故⽽
依照其特性称其为“阴间”或“地府”。千万年后,来⾃印度的阎罗与扩⼤了职权的泰⼭府君会成为这⾥的主⼈。⽽在那时,后⼟则是这⾥唯⼀的统治
者。在这⽆光的幽都之中,不存在颜⾊之别,⽔、空⽓、岩⽯、⾛兽、⻜⻦以及徘徊着的亡者们……⼀切⼀切,都是漆⿊⼀团。在这绝对的⿊暗之
中,亡者们沉睡着,遗忘了⾃⼰的身形、遗忘了⾃⼰的存在,与四周的⿊暗融为⼀体,彻底地⻓眠了。(《汉画艺术研究》)
幽都是地下国度。但活⼈从地⾯上也可以⾛到幽都的地界⸺只要⼀直⼀直往北⾛就可以了。在前往幽都的旅途之中,天空的光明越来越晦暗、四
周的⽓温越来越寒冷,直到漆⿊到伸⼿不⻅五指、寒冷到⾎液都会冻结之际,便到达了幽都的边界。
这时候,切不可在往前⾛了。
因为在幽都的⼊⼝处,会有⼀位名叫⼟伯的巨⼈守在幽都⼤⻔⼝。这个恐怖的巨⼈有着饿⻁的头颅、蛮⽜的身体。他的三只眼睛时刻扫视着这⽚⿊
暗的⼤地,只要发现误⼊此地的移动的东⻄⸺⽆论是误⼊此地的活物,还是想要逃⾛的死灵⸺就会毫不留情伸出巨⼿,将其碾成⾎泥,扔进身
后那⽚绝对漆⿊的幽都之中。(《楚辞·招魂》)
北⽅就是如此可怕的地⽅,因此对于那时候的⼈来说,被放逐到北⽅简直就是最可怕的刑罚,甚⾄要⽐被⻁狼⽣吞活剥更加凄惨。(《诗经·⼩雅·
巷伯》:“豺⻁不⻝,投畀有北。”)
⽽夸⽗,作为幽都之主后⼟的⼦嗣,⾃然也⽣活在北⽅。他所居住的地⽅,便是在北⽅那⽚昏暗寒冷的荒原当中,⼀座⾼耸的⼤⼭⸺成都载天。
成都载天⼭,顾名思义,是承载着天空的⾼⼭。这并不是夸张的说法。在那个时候,天空与⼤地还没有彻底分开,⼀座巨树、⼀座⾼台,都可能是
通往天空的天梯,更何况是⼀座⼤⼭呢?
这座上既然承载天空,想必会有星⾠暧昧不明的光芒照耀,不⾄于像幽都那样彻底漆⿊。但是居住在这⾥的夸⽗从未⻅过太阳。
太阳有⼗个,全部都是有着⾦⾊⽻⽑、三只⾜⽖,浑身散发出⽆限光热、⽆⽐美丽的乌鸦。他们是天空中最为耀眼的光体,是帝喾⼤神与其妻羲和
所⽣下的最为尊贵的⼉⼦们。他们的名字,便是甲、⼄、丙、丁、戊、⼰、庚、⾟、壬、癸。这⼗个兄弟每天会有⼀个⻜上天空,因此他们的名字
便成为了地上⼈们计数所⽤的词,也就是“天⼲”。⽽⼈类的帝王们为了表现⾃⼰也像太阳⼀样伟⼤,也都⽤这些太阳的名字为⾃⼰命名。(《神话
哲学》)
每⼀天,其中⼀位太阳就会从远东海中那⽚永远沸腾不息的旸⾕中⻜出,掠过东⽅的天空,翱翔于南⽅的天空,最终在⻄⽅的天空中沉⼊地下,在
地下经历⼀段休息后,再度回到旸⾕。
但他们从不会来北⽅。
这⽚属于亡者的阴性国⼟拒绝着太阳,⽽太阳们也厌恶这⽚寒冷、阴暗的⼤地。太阳们只有在⻜⾏了⼀整天、筋疲⼒尽之后,才会不得不潜⼊⼤地
下⽅稍作休息。他们会在此时收敛起⾃⼰的光辉,扎⼊地下世界中那⽚浩淼的⽔系⸺⻩泉。这世上的⽔系是连接着的,他们沿着⻩泉⼀直向东游
动就会回到旸⾕。
⽽夸⽗遇⻅太阳的时候,想必就是他来到祖⺟后⼟的国度游玩的时候吧。他来到了地下世界幽都,将⾃⼰浸泡到了⽆边⽆际的⻩泉之中。寒冷刺⻣
的⽔对于⼀直⽣活在北地的夸⽗来说,并不是什么难受的事情。他准备在这⾥好好洗个澡,然后再继续浑浑噩噩地渡过⾃⼰漫⻓的、⼏乎永恒的⽣
命。
然后,事情变得有些意外了。
浸泡着夸⽗的,冰冷漆⿊的⻩泉之⽔,突然开始升温了。夸⽗岩⽯⼀样的⽪肤,第⼀次感到了温暖。起初,夸⽗并没有理解发⽣了什么。但随着⽔
温逐渐升⾼、甚⾄开始沸腾,发出滚滚蒸汽与咕噜咕噜的声响,他发觉⼀种⼒量正在注⼊⾃⼰体内。他的⾎液开始加速流动、⼼脏开始砰然作响,
他昏噩的脑海也逐渐明晰、灵动了起来。
随后,他看到了……⼀只有着⾦⾊⽻⽑,三只⾜⽖,浑身被炽烈的光辉所笼罩着的⻦,⾃他眼前以⽆⽐⾼傲的姿态⻜掠过去。
刹那间,夸⽗的视野被太阳的强光灼成了⼀⽚洁⽩……
夸⽗当时所身处的地⽅,乃是⻩泉东部的蒙⾕之浦,是太阳在⻜⾏⼀⽇、潜⼊地下之后,⾃地下世界返回旸⾕的必经之路。这⽚地区也就成了幽都
中唯⼀⼀⽚可能看到太阳的领域。习惯了在⿊暗中⻓眠的亡者们都已经⽆法再承受太阳的光和热,本能上都会远离此地。⽽不明就⾥误⼊此地的夸
⽗,则成为了这⽚⿊暗世界中极少数窥视到太阳之貌的⼈。
等到夸⽗被⽇光晃花的双眼恢复,太阳早已经远去了。恢复了视觉的夸⽗反⽽⼜只能看到⼀⽚漆⿊。但这漆⿊不同以往⸺它似乎变得更加厚重、
压抑、空虚。夸⽗从未发觉⿊暗竟是这样的令⼈⽆法忍受。他呻吟、吼叫,击打着⽯壁与⽔⾯,就是⽆从发泄⼼中油然⽽⽣的苦闷。终于,他躺在
⽔中,感受到包裹着⾃⼰的身体的⻩泉⽔逐渐冷却。
在那光照来的时候,⾃⼰与物的分界清晰可辨,他感受到⾃⼰的身体、⾃⼰的⽣命。但若那光消失,连同⾃⼰的⼀切⼜要在⿊暗中混为⼀体。
他已⻅到了光明,便不可能再安于⿊暗。
夸⽗期待着那只三⾜乌会再⼀次回到这⾥,将光带过来。他在⿊暗中⼀动不动地等待着,怀着焦急、惶惑的⼼,⽣怕那⾦乌不会再来,这⿊暗将永
远继续。还好,⼀缕⾦光⼜从⽔中浮现,冰冷的⻩泉再度沸腾起来。随后,美丽的三⾜乌鸦拖着⾦光闪耀的双翼⾃⽔中穿梭⽽过。
夸⽗再度沐浴在炽热的光明之中,再度从⿊暗中解放。他感到⽆⽐的满⾜与安宁。⼀直浑浑噩噩⽣活于⿊暗中的他,此时此刻再度确认了⾃⼰⽣命
的切实性。他感到⾃⼰就是为了这⼀刻⽽活着,为了纯在光明之中才活着。
但是这⼀刻却⼜是多么短暂啊?⾼傲的⾦乌根本不去理会这个⿊暗世界中的巨⼈,头也不回地直接朝着东⽅⻜去,将夸⽗再度遗弃在⿊暗之中。
是的,过不了太久,太阳⾦乌就⼜会从这⾥经过。但夸⽗却越发⽆法忍受太阳⾛后所袭来的⿊暗。在⿊暗中,他⽆时⽆刻不在担忧太阳不会再回
来,这⼀次的等待将会永⽆绝期。他的担忧和烦恼不断酝酿、加剧。终于,在太阳出现在眼前之时,他也⽆法安宁了⸺太阳出现的时刻,就意味
着太阳⼜将离去。那⽣命的温暖掠过眼前的时间,实在是太短暂、太短暂了。⽽任凭他如何呼喊、哀求,那傲慢的⾦乌却仍不会多停留哪怕⼀秒⼀
瞬。
苦恼,引发了夸⽗的思考。他原本如这⽚⼤地⼀样昏暗不明的⼼智,已经在太阳的照射下启迪了⼀丝光明。太阳不会因为他的哀求⽽停留,因为太
阳是外物。但他可以凭借⾃⼰意志站起来、可以移动、可以抓住⼿中的东⻄⸺因为他是他⾃⼰。
那么,为什么要呆坐在这⾥等待?为什么要徒劳哀叹?⾃⼰所想要的,不是近在眼前么?为什么不⽤这双腿前进到他的身旁,为什么不⽤这双⼿将
它紧紧抱⼊怀中?
夸⽗的⼼中⾃发地燃烧起了⼀股热,这热随即流遍他的四肢、全身。他屏住呼吸,潜伏在⻩泉漆⿊的⽔⾯下,等待着、等待着……
光芒渐渐浮了上来⸺来了,终于来了!
夸⽗⼤叫⼀声,向着⻜来的太阳猛扑过去。
霎时间,整个幽都为之震动。⾼傲的太阳从未正眼看过那个痴愚的、仅像是岩⽯⼀样呆坐着在⿊暗中的巨⼈,因此也绝想不到他居然会朝着⾃⼰冲
来⸺⽽且,他竟是那么⾼⼤、那么强悍、那么迅捷。⻩泉⽆底的深潭在他的践踏下四处⻜散,承载着⼤地的⽯壁晃动欲裂。太阳惊惧了,他奋⼒
扇动翅膀⻜遁⽽去。
原本⾃地下通过的太阳,都是半睡半醒的,丝毫没有拿出⼒⽓加速⻜⾏。即使那样,夸⽗每⽇⻅到的太阳也是⼀瞬间便从眼前⻜远。⽽现在太阳爆
发出原本的速度,⾃然毫⽆压⼒地就将夸⽗甩到身后。巨⼈眼看着光辉就要从眼前远去,⿊暗再度从四周袭来,⼀种莫名的恐惧⾃⼼底爆发。他⽣
于⿊暗,当然不畏惧⿊暗;他所畏惧的,是失去光明。
更⼤的⼒量⾃他的双腿爆发⽽出,他加速、加速,朝着那渐渐远去的⼀丝光亮狂奔。随后,他发现,那⼀丝光亮,真的在⾃⼰的奔跑下延续了更⻓
的时间⸺只要他继续追逐,那光明就不会消失。
只要他继续追逐!
夸⽗产⽣了⽆限的激情和喜悦⸺⾃⼰的奔跑,真的可以留住那稍纵即逝的光。只要⾃⼰奔跑,⾃⼰所珍爱的光就不会消失。
于是夸⽗继续发⼒狂奔,速度越来越快、越来越快。他感到⾃⼰肌⾁的屈伸,感到⻣骼的震动,感到⾎液的奔流与⼼脏的轰鸣。他追逐着眼前的光
明,⽽感受到了⾃⼰的存在。是的,他是夸⽗,他就是为了追逐这光明⽽存在!
沸腾的旸⾕突然爆开冲天的巨浪。刚刚⻜⾏了⼀整天的太阳从旸⾕中冲出,来不及休息便继续向天空⻜驰⽽去。其他九个太阳们吃了⼀惊,不清楚
⾃⼰的兄弟到底出了什么事情。⽽未及他们细想,⼜⼀个更加强⼤的巨浪爆发了。⼀个通体漆⿊的巨⼈嚎叫着,向着⻜上东⽅天空的太阳追去了。
夸⽗没有看到其余九个太阳,因为他的眼中只有⼀件事物。⻜驰在他眼前的太阳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⾼度,⾦⾊也变化为了鲜艳夺⽬的⻘⾊。但,
这都⽆所谓⸺那是他所要追逐的东⻄,他想要紧紧拥抱、握在⼿中的东⻄,仅仅知道这就已经⾜够了。
⼤地上的万物⽆不惊奇的发现,刚刚落下去没多久的太阳,居然⼜升了起来。⽽且,他的身后竟然还跟着⼀个漆⿊可怖的巨⼈。万物刚刚被太阳之
光照射,随即⼜被着⿊暗巨⼈所跨过。⼤地轰鸣、⼭峦崩碎,巨⼈的脚步⼀跃之间跨过⽆数⼭脉,⽽太阳也焦急的奔跑,掠过穹庐似的天空。
太阳继续⻜驰,拼命往⾼空⻜去,放射出恶毒⽕辣的光热炙烤⼤地,希望就此将这个巨⼈逼退。这时太阳的光辉,岂是在地下⻩泉中游过时可⽐拟
的呢?夸⽗料想不到⾃⼰所要追逐的东⻄,其真⾯⽬居然是如此凶恶、酷烈,如此让⼈难以靠近。他⼭岳⼀般的身体也在这凶暴的光焰⾯前滚滚⽣
烟、噼啪⻳裂。他身体中阴性的能量在这烈阳的照射下不断外泄,奔逃。他所追逐的太阳,对于他来说竟是最为相克的苦毒。
夸⽗痛苦地呼喊起来。他感到⼲渴难耐,⼒量衰竭。但即使如此,他也仍不愿放弃⸺不,根本就没有想过放弃。⽆论他所要追逐的东⻄是如何地
要伤害他,他也不会在意。因为他是夸⽗,是他⾃⼰。他想要追逐那太阳,他爱着那光明,这使他⾃⼰决定的事情。即使太阳要伤害他,要刺痛
他,他也⽆怨⽆悔。
就在这时,夸⽗的眼前出现了河流,那是⻩河与渭⽔。在那时,⻩河之中还没有神灵来掌管,和其他河⽔⼀样,都只是从⻩泉⼤⽔中⽀流⽽出、浮
上地⾯的⽔系。夸⽗感到了来⾃家乡的⼒量,⽴刻奔上去痛饮⻩河、渭⽔的⽔。虽然这两条河流都是⼤地上蜿蜒万⾥的⼤河,但是⾯对那奔跑起来
就能跨越⼤地,举起双⼿可以触摸到天空的巨⼈,只能算是微不⾜道的⼩⽔⽽已。夸⽗⼀瞬间吸⼲了⻩河和渭⽔,虽然这只是杯⽔⻋薪,但他体内
的阴性能量总算得到了⼀点补充。于是,他⽴刻⼜朝着太阳狂奔过去。
巨⼈的脚步再度踏上⼤地,整个世界再度为之震颤。太阳此刻已经筋疲⼒尽,再也发散不出那样炽烈的光热,逐渐变得暗淡。他还在奋⼒振翅,不
想让这个⿊暗中奔来的丑陋巨⼈抓住⾼贵的⾃⼰,但⾼度却越发的降低、降低,朝着⻄⽅的崦嵫⼭坠去。
实际上,夸⽗的脚步也越发迟缓了。他的巨体开始碎裂了,巨⼤的碎块⼀点点落到地上。夸⽗没有注意到这些,他只是觉得⾃⼰很渴⸺但也没关
系,再往前⾛,崦嵫⼭后⾯就是昧⾕。那⾥是虞渊之汜,⻩泉在⻄⽅的⼊⼝处。只要再有⼀步,他就能喝到⽆尽的⽔解决⾃⼰的⼲渴了。
但是,就在此刻,他看到太阳⸺他所追求的东⻄忽然间坠落下来,已经近在眼前。于是,他遗忘了⼲渴,使⽤出全身的⼒量再度追去。他要抓住
那此刻化为绯红⾊的美丽的光体,他要将那光体带回⻩泉,带回成都载天,将那光明永远留在⾃⼰身边。
夸⽗纵身⼀跃,在崦嵫⼭的禺⾕,终于抓住了太阳!
三⾜⾦乌狂乱地挣扎起来,想要摆脱这个巨⼈的擒抱。夸⽗呢?紧紧握住炽烈太阳的他,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炙烤⸺即使太阳已经筋疲⼒尽,也
仍然是太阳啊!
如果此刻放⼿,他还能有⼒⽓跨域崦嵫⼭,来到虞渊之汜的⼤泽中痛饮那⾥的⽔。但是,夸⽗选择紧紧抱住太阳,任凭那光热带⾛⾃⼰最后⼀丝⼒
⽓。
只要再看⼀下就好,只要再拥抱⼀下就好,不……⽆论多久,都只会觉得短暂。
紧紧抓住太阳的夸⽗的⼿臂,终于在炙烤之下碎裂了。⾦乌抓住机会,再度腾空⽽起,⻜过了崦嵫⼭的⼭头,沉⼊⼭的⻄边,不⻅了。
夸⽗想要再度爬起追逐太阳,但他那双跨越了正⽚⼤地的双腿终于不堪重负,也碎裂了。他想要站起来,想要再度追逐,却再也办不到⸺他⾃⼰
的身体,已经崩溃、消失了。
夸⽗剩余的只有意志,只有感情。他望着沉⼊崦嵫⼭的那最后⼀抹红光,⼤声地哀哭了起来。整个世界都在此时听到了他的哭喊,那是对⾃⼰所追
求之物永⽆法得到的绝望与悲哀。那是对于绝不等待⼀切,⽆情流逝的光阴所产⽣的绝望与悲哀。
世间万物都沉浸在夸⽗的哀哭之中。从此以后,每当太阳⻄沉,⼀切有⽣命或⽆⽣命的造物都会再度感到这莫名⽽来、难以排解的忧愁与悲伤。⽽
夸⽗所哀哭之处,便被称作悲⾕与悲泉。
随后,夸⽗死了。
⼀轮新的太阳,在第⼆天准时升起于地平线上。⽽这⼀次,他的身后再没有⼀个追逐⽽来的巨⼈。但是,世间万物赫然发现,随着太阳的出现,⾃
⼰的身后也永远有了⼀个追逐者⸺这是属于⿊暗的巨⼈追逐光明的意志震撼万物⽽形成的现象,是夸⽗意志的体现,他的分身。从此之后,世间
万物都有了影⼦。⽣于⿊暗⽽追逐光明,依附他物⽽体现⾃我,这便是影⼦,夸⽗的分身。
⽽在夸⽗倒下的地⽅,他破碎的肌⾁、⻣骼与⼿杖,再度融⼊⼤地之中,回归到他那承载⼀切的祖⺟⸺后⼟的怀抱。随后,⼀株、两株、三株……
⼀⽚嫩芽破⼟⽽出、冲天⽽起,变成了⼀⽚茂密的树林。这些树⽊上,结出了⽆数浑圆绯红、好似是太阳⼀样的甜美果实。桃树,这种蕴含了巨⼤
神秘⼒量的植物在⼤地上出现了。
那⼀位剩余⿊暗阴间却不断追逐着光明的巨⼈的⼒量、意志与炽烈的⽣命⼒,全都融⼊在这种植物身上,它的饱满的果实、繁茂的枝叶,⽆⼀不具
有夸⽗的神⼒。桃能够赐予⽣者更⻓久的⽣命,让他们能够更久的沐浴在阳光之下;⽽那些在⿊暗中侵⼊,意图夺⾛他⼈光明的亡魂,在这阴间王
⼦的威⼒之下,⽆不⾂服畏惧,逃之夭夭。
那个逐⽇的夸⽗,从未消失过。在桃树茂盛之时,在影⼦浮现于⽇光下之时,在⼈们因为看到夕阳的不住轻叹之时……在⽣者为了追求梦想⽽不顾
⼀切的奋进之时,为了时间的流逝⽽痛苦之时。那个巨⼈,就会再度奔跑起来。

评论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